现在位置:首页> 英语学习 > 英语阅读 > 《永远,是最远的距离》沈清依季凉

《永远,是最远的距离》沈清依季凉川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时间:2012-05-31 19:29 英语阅读 季凉川2全文免费阅读
永远,是最远的距离是一本由作者澜沁创作的现代都市虐心小说,这本小说讲述了:沈清依死了!季凉川突然觉得生命里少了什么东西。不管是平时的菜谱,还是柜子里的衣服,好像都是她的影子。他突然明白,原来爱早已经在经年累月中深入骨髓。可惜,他明白的太晚了。他记得沈清依说过:“季凉川,我们之间,隔着永远!”
小说状态:连载中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
第1章 你居然真的出去借种

沈清依看着眼前的亲子鉴定报告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孩子居然不是丈夫季凉川的!

这怎么可能呢?

她摸着三个月大的肚子,还没从这震撼中反应过来,就听到季凉川冷冷的说:“收拾一下,去医院做手术。”

“你不信我?”

她歪着头,看着这个结婚两年的丈夫,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“信你?你一个靠手段逼走我爱人,强迫我不得不娶你的心机女,凭什么值得我相信?来人,带太太去医院!”

季凉川的声音毫无温度。

沈清依忽视掉心口的疼痛,紧紧地抓着季凉川的衣袖,恳求着说:“季凉川,孩子真的是你的,你就信我这一次行不行?”

“你把孩子拿掉,我就信你!”

“不!”

沈清依挣扎着,可是却抵不过因为季凉川一声令下进来的四五个五大三粗的男人。

她被强行带去了市中心医院。

就在沈清依被强迫着进入手术室门口的时候,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。

“凉川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这声音让季凉川浑身一僵,然后猛然回头,脸色瞬间发生了变化。

沈清依也顺声望去,就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穿着白大褂走了过来。

是柳如雪!

季凉川的前女友!

也是她曾经的好闺蜜。在两年前,自己被人设计和季凉川睡到一起,然后被记者拍到之后,她就远走他乡了。

没想到她现在回来了!

沈清依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,一把抓住了柳如雪的手,着急的说:“如雪,你帮帮我,你让凉川停止好不好?我是被冤枉的,你让他不要拿掉我的孩子!”

“孩子?清依,你还真的出去借种了?”

柳如雪的话瞬间让沈清依愣住了。

“你说什么呢?孩子是凉川的!”

“清依,我回来的时候你是知道的。我知道你想做母亲,和凉川结婚两年都没孩子你很着急,可是你也不能偷人啊。几个月前你还说要考虑一下不行就去借种,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做了。清依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柳如雪说完,连忙转头看向季凉川,低声说道:“凉川,你就原谅清依一次吧,她也是太着急做母亲了,她也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。”

“柳如雪,你说什么呢?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借种?你在凉川面前胡说八道什么?”

沈清依简直都快要疯了。

“推进去!”

季凉川直接就怒了,那恨不得毁天灭地的愤怒,吓得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一下。

“我没有!凉川,我没有!”

沈清依哭喊着,可是季凉川并不听她的解释,而是亲手把她送进了手术室,临走的时候,他咬着后牙槽,一字一句的说:“沈清依,你让我觉得恶心!”

“不是的,凉川,不是的!”

沈清依想要抓住季凉川的手,可是却被他给甩开了。

季凉川回过头来,看着跟着进来的柳如雪,神色复杂的说:“你现在还在妇产科吧?那正好,这个手术你来做。做的干净点。拜托了。”

第2章 你就不怕遭报应吗

“不,凉川!”

沈清依哭喊着,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撕裂了,可是季凉川还是冷酷的走出了手术室。

“把她给绑上吧,我怕一会她挣扎的厉害,伤到她。”

柳如雪命令着手术室里的护士把沈清依给绑在了手术台上。

这一刻,沈清依恨恨的瞪着柳如雪,咬着牙问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那么说?我明明今天是你走后第一次见你!”

“你们先出去吧,这么一个小手术,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。”

柳如雪将护士都赶了出去。

手术室里只剩下沈清依和柳如雪两个人的时候,沈清依恨透了这种任人宰割的处境,可是她却挣脱不开。

“柳如雪!”

沈清依的无助却让柳如雪十分受用。

她走到沈清依的面前,笑着说:“为什么?沈清依,两年前,要不是你和凉川睡在一起被记者拍到,他怎么可能被迫娶了你?我又怎么会远走他乡两年?季凉川是我的男人,我的!你从我手上把他抢走了。如今我回来,我就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。我也不怕告诉你,那张亲子鉴定报告是我做的!”

沈清依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那张亲子鉴定报告是我做的。你这肚子里怀的确实是凉川的种!可就因为是他的,我才不能让你留下这个孩子!”

柳如雪的话仿佛一把尖锐的匕首,直直的刺进了沈清依的心口上。

“你混蛋!”

她想要甩柳如雪一巴掌,可是手脚被绑着,她根本就动弹不得。

柳如雪却笑得十分得意。

“想打我是吗?可惜,现在只有我打你的份儿!”

说完,她一巴掌甩在了沈清依的脸上。

血腥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着,可是沈清依却恨恨的瞪着柳如雪,呸的一声,吐了柳如雪一脸的唾沫。

“柳如雪,你就不怕遭报应吗?”

“报应?那是什么东西?”

她摸了一把脸,冷笑着说:“沈清依,我也不怕告诉你,为了能够让凉川相信你真的偷了人,我连你进出酒店的记录都有,而且还有你的姘头。我做了这么多,等的就是今天,我可以亲手拿掉你的孩子!”

“凉川!季凉川!”

沈清依扯着嗓子叫喊着,却在下一秒被柳如雪捂住了嘴巴,然后恶狠狠地说:“凉川不会进来的,因为现在的你让他觉得恶心!沈清依,你放心,我会慢慢的给你把手术做干净的。”

说完,柳如雪找了一块布塞进了沈清依的嘴巴里,随后用剪刀剪了她的裤子。

不!

不要!

不要伤害我的孩子!

沈清依使劲的挣扎着,绳子在她的手腕上嘞出了血痕,可是她毫无所觉。

她不要失去这个孩子!

不要!

可是这里只有她和柳如雪两个人,她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。

她的丈夫季凉川,此时恐怕恨死她了。

沈清依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绝望。

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。

柳如雪把冰冷的仪器塞进了沈清依的下面,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。

“啊!”

即便是被塞了东西在嘴里,她依然疼的浑身痉挛,感受着冰冷的仪器好像一只铁手,不断地搅动着她的肚子,正在一点一点扼杀她的孩子。

她仿佛能够听到孩子的哀嚎声,那么的凄惨,那么的绝望。